没想到咋🐑的

  2022年12月17号,作为全国高校跑毒的最后一批,我戴上3M有呼吸阀的N95,经过广州南,坐高铁几百公里回家都没有阳,但就在前几天,喉咙发干,头有些发紧,腰有点酸,我意识到可能中招了,但还是嘴硬觉得没阳,并且愉快地洗了个澡

  自我隔离5天后才真正回家,之后出门戴口罩,随身带酒精消毒,这四天千防万防,还是难逃一🐑。


2022-12-27

  也许因为昨天洗了个澡,27号凌晨突然39度高烧,还有全身不舒服发冷,头皮发麻脑袋要裂开等等,好在高烧在短短一小时就结束了,但这整晚在身体各种不适下还是难以入眠,退烧后的凌晨2点头特别疼、喉咙干。

  早上7点早早起来,一量38.5度,也听到了我爸的咳嗽声,多半也🐑了。虽然整天都是38.5度,但白天并没感觉发冷,到了晚上,冷到两层被子裹四层睡。并且晚上开始有了咳嗽,一咳整个脑袋要裂开。显然,这一晚又没睡好。


2022-12-28

  整天体温37.5,第两天半也该降温了,但各种新症状也来了,一咳嗽肚子到胸口处就酸痛,导致咳到一半总无力,开始有了黄绿色浓痰、鼻涕。味觉倒还在,就是没啥食欲,耳朵感觉被堵住一样,听力和低频声音分别有明显下降。

  这天,我妈也阳了,症状都差不多,第一天38.5度。


2022-12-29

  整天37.3,降温聊胜于无,在前几天症状的叠加延续下,这天也是感觉特别地累,腰酸背痛,精神不振。下午测了下抗原,果然两道扛。

  家里其他人也阳了。我好了一些,下楼去买些食物和药品,跑了四家规模还算大的药店,体温计、小柴胡、抗病毒口服液啥都没有。去超市提了9.8一斤的雪梨润润喉,30块钱四个真滴贵。


2022-12-30

  凌晨睡觉出现了明显的耳鸣,感觉远处有上万只苍蝇在飞。

  白天精神好了些,体温在36.9度,低频听力回来了一些,不多,但有用,咳嗽稍微没这么频繁了,但一咳还是头疼难受,鼻涕流得更多了。


2022-12-31

  往后就是漫长的后遗症了,咳嗽和感觉乏力,注意力下降,精神状态不好。


2023-01-11

  总算不咳嗽了,算是阳康了,至于累嘛,也许是干家务加熬夜的锅。


后记

  比受冻感冒、季节性流感难受多了。没咋吃西药,含完了一盒金嗓子,没买到喉风散只好喷西瓜霜,泡了柠檬红枣水喝,还有一些老人家的秘方汤。

  一个链接:上海新冠疫情大样本数据研究

  一些图片: